江西省赣剧院
您所在的位置: 主页 > 非遗保护 > 赣剧渊源(三)
 

赣剧渊源(三)


弋阳腔与十三省四十七个高腔剧种有渊源关系

        弋阳腔系我国高腔俗文化“鼻祖”。

        江西省文史馆研究员龚国光先生在《江西弋阳腔的产生与流变》一文中指出:“弋阳腔继承了南戏固有的民间艺术创作的传统,其与生俱来的适应性与灵活性,使它具备了一切迅速扩散的资质。“改调歌之”、“错用乡语”、“向无曲谱、只沿土俗”等,都是弋阳腔为鲜明的表现特征。这些特征,使其在民间广泛的流动中,易与当地语言、民歌小调相结合,而演变为当地的声腔剧种。”凌翼云先生在《目莲戏与佛教》一文中也指出:“江西赣剧、弋阳腔;湖南长沙、常德(武陵)、祁阳、辰河诸剧种的高腔;四川川剧高腔;浙江新安西安、西吳、候阳、松阳诸高腔和绍剧的调腔;安徽的徽剧;云南的滇剧;北京的京腔;福建的闽剧、莆仙戏;广东的粤剧、正字戏、汉剧、白剧、潮剧以及湖北的清戏、山西和陕西的清戏等,高腔系统或与高腔沾亲带故的剧种,都保留有或曾有过目连戏。仅高腔系统的目连戏,己遍布中华半壁河山。”朱恒夫先生也在《明 清目莲戏散论》一文中说:“目莲戏在湖南辰河,为辰河高腔的几十本戏文之一,被称为“戏祖”、“戏娘”,即辰河高腔之始的剧目。而辰河高腔何时产生的呢?据一般说法,在明初的大移民时期,民间称为“扯江西,填湖南”的工程,大量的江西移民流入沅水流域,带来了弋阳腔。这种外来的艺术形式,经过当地民歌、方言、小调、宗教音乐以及傩愿戏的结合,形成了辰河高腔。而从江西流传过来的弋阳腔,决不会仅仅是音乐腔调,而是腔调附着的节目。既然目莲戏被奉为“戏祖”,那么,很可能明初一个进入辰河地区的弋阳腔剧目就是目莲戏。”周贻白先生在《中国戏曲论丛》中写道:“弋阳腔即‘高腔’,在北京则名‘京腔’。清代乾隆以前,北京有所谓‘六大名班、九门轮转’,其声即为‘高腔’。湖南因与江西接壤之故,当‘昆腔止行于吴中’时,己早为弋阳腔流播区域,而长沙十二属,尤为其冲要。……弋阳腔的另一衍变,便到了湖南,而成为长沙一带的高腔。”“长沙一带的戏曲……凡搬演连台本戏,如《封神》、《目莲》、《岳传》之类,皆为高腔。而且其所用堂鼓,特换以加大数倍于平昔所用者,开演前必焚香点烛、化纸钱、烧鞭炮、兼用纸扎的牛头马首挂于台口,然后打通开场,谓之‘唱大戏’。而一般观众的看法,也因有这种隆重仪式,不禁为之肃然,乃管看这种戏叫‘看大戏’,或‘大鼓戏’。因其无例外地必为‘高腔’,故连高腔的声调也同受重视。”文艺理论家、文化部前法规司司长康式昭先生在             《赣鄱新韵》一书作序中写道:“音乐声腔,是一个剧种的灵魂,是地方戏相互区别的主要之处和根本节点;而赣剧声腔,论资排辈,又属戏曲声腔的元老级。比如,中国戏曲的发展史上,全国就有四十来个剧种的形成,受到过弋阳腔的影响。

弋阳腔,这个元末明初起源于江西弋阳地区的戏曲声腔,明初永乐年间至晚嘉靖年间,就己经流行于云南、贵州,以至北京、南京、湖南、福建、广东等地。与当地语言、民间音乐结合,逐渐繁衍形成“乐平腔”、“徽州调”、“青阳腔”、“四平腔”以及“义乌腔”、“太平腔”等,成为实力强大的声腔系统——高腔腔系,哺育滋润了诸多戏曲剧种的形成、丰富和发展。赣剧、婺剧、川剧、湘剧、辰河戏、祁剧、瑞河戏,以及山东柳子戏等诸多剧种,都有高腔,有的还以高腔为主。因而,它被誉为现存古老的民间古典声腔代表,当不为过。庞大的弋阳诸腔的形成,是弋阳腔的扩散与流变动态进程中的必然结果。无疑,它在中国戏剧发展史上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。

1535361157207253.jpg